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造纸厂在山下狂欢,包装厂在山腰辛苦攀登,终端在山顶缺氧

发布日期:2017-09-19  来源:南方周末
分享到:
核心提示:9月14日,南方周末针对纸价暴涨,做了深入分析报道。南方周末指出,“短短一年内,造纸业完成了一场“造山”运动。漫长的纸产业链里,造纸产业在山下狂欢,下游产业在山腰辛苦攀登,终端用纸者则在山顶缺氧。“形象的传达出当前纸业产业链各环节企业的处境。

  9月14日,南方周末针对纸价暴涨,做了深入分析报道。南方周末指出,“短短一年内,造纸业完成了一场“造山”运动。漫长的纸产业链里,造纸产业在山下狂欢,下游产业在山腰辛苦攀登,终端用纸者则在山顶缺氧。“形象的传达出当前纸业产业链各环节企业的处境。

  “用纸安全到了最危险的时期”

  2017年9月6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社和纸业公司等30家代表齐聚中国报业协会,会议内容很严肃:新闻纸价格涨得太快了,“用纸安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期”。

  2016年10月以来,除了2017年初的下跌外,纸价以令人错愕的趋势飞速上涨。一些造纸企业三天涨价两次,更有纸业经销商启动了实时报价模式。

  广州一家印刷厂副厂长告诉南方周末,新闻纸已从2016年的每吨4100元涨到5500元。“如果是一份十六版的报纸,相当于每份涨了两毛四。”他透露,有些报纸已经通过减少发行量来规避涨价。

  事实上,不仅是新闻纸,所有纸产品价格都在涨,影响涉及人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用于制造纸箱的瓦楞纸,市场均价单周上涨233元;做巧克力盒子所用的白板纸,两周内涨了350元。

  在微博、微信朋友圈里,价格暴涨原因直指环保——地方政府为应对中央环保督察,对当地工业“一刀切”,小厂纷纷关门,造纸产能被大厂所垄断,诱使涨价。

  龙头纸企不愁没订单,纸箱厂“只能赚点人工费”

  深圳一家化妆品企业的采购负责人回忆,前段时间有纸箱厂的销售员来旁敲侧击,“不直接提涨价,就是说‘最近原料涨得好厉害,快撑不住啦’。”他说,现在纸箱价格已经上涨了40%,好在化妆品利润空间较大,暂时还没形成成本压力。

  而美的电器表示,受到纸价影响,公司的成本上升,利润率下降,正在寻找替代品如塑料薄膜。

  原纸涨得快,造纸厂的下游厂家也面临涨价压力,传统的长期合同变得不合时宜。甘肃一家包装厂给老客户们发了封函:从8月24日8时起,纸箱价格每日一定,交期每日一议,全额预付款者优先接单。

  南方周末分析发现,涨价潮主要波及浙江、江苏、山东、福建和广东五个省份。广东省造纸行业协会秘书长陈竹对南方周末表示,这是因为上述5省份经济发达,纸的产量和用量都很大。

  广东玖龙纸业一位业务员在电话里一听要买纸,说了一句“现在不接单,老客户的单都做不完了”,匆匆挂了电话。广东华泰纸业业务经理并不讳言2017年的好形势:“现在是产销两旺,订单量基本没有问题。”

  与原纸供不应求相映衬的,是造纸企业利润的暴涨。2017年上半年度,浙江荣晟环保纸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实现利润总额比上年同期增长246.77%。青山纸业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067.31%,直接翻了20倍。

  不过,这轮涨价的受益者起初并不包括纸箱厂。

  一个纸箱的生命是个循环:造纸厂生产瓦楞纸——纸板厂将其加工成瓦楞纸板——纸箱厂用纸板制成纸箱——卖给家电、物流等企业——消费者使用——变成废纸回到造纸厂。

  纸业产业链的生态是“两头大中间小”,前端的造纸厂有多家上市公司,末端的消费企业更不乏知名企业。

  正如销售人员郭勇的感觉,他所在的深圳三阳纸箱厂在这条产业链中“就是块夹心饼干”:上下游的企业都比自己体量大,更有话语权。每个环节都在涨价,甚至废纸也涨得很凶,只有纸箱涨得相当艰难,“就赚点人工费”。

  8月,瓦楞原纸涨价了,纸板厂的提价函也纷至沓来,原因无外乎“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巨大的成本压力我司已无法承受”。

  迫于形势,纸箱厂硬着头皮,还是涨了。

  环保督查之下诸多纸企停工,员工无处可去

  一位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分析,由于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兴盛,社会对纸的需求渐渐疲软,这一次涨价已经无法用普通的市场规律加以解释。

  矛头指向了环保。“没有环保关闭一些小厂,这次涨价就起不了势。”郭勇说。

  在纸业从业人员口中,各类环保执法以及政策,都统称为“环保”。其中提及最多的,是中央环保督察。2015年底起,高规格的中央环保督察分批进驻各省。2017年8月的山东、浙江、四川等是本轮督察的最后一批。

  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山东的前一个月,临沂邦源纸业有限公司就被要求停产了,原因是没有环评手续。7月底,厂子正式关停,负责人闻武被动进入放假模式。但他在家里坐不住,天天到工厂看看有没有新的动态。

  “不能就这么一直停着呀。”闻武心里着急。所幸剩余订单还不用一时半会儿之内完成,因为他们的下游厂家也停工了。

  邦源纸业所在的山东省临沂市义堂镇,是全国十大板材镇之一。闻武说,附近诸多纸厂、胶合板厂关停,员工想辞职另谋出路,都没地方可去。

  他希望政府在关停后能给一些指导意见,“现在(政府)也没说要怎么改,只是先停。我们不知道环评怎么能办下来”。

  督察组查处的也不只是环评,还有超标排放等污染行为。宁夏中冶美利纸业超排废气、重庆龙璋纸业有限公司龙泉分公司白泥渣场渗漏液未经处理直排小安溪河……均在过往的督察通报中。

  因而,纵使有环评手续,一旦在督察前被举报有污染问题,也有可能被关停。山东淄博华鹏纸业有限公司在7月12日被关停,直接原因是被举报“有异味”。

  南方周末从淄博市政府官网“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山东转办群众信访举报件及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了解到,博山区一家煮水饺业户和一家摊煎饼店因为油烟污染被举报后停产整顿;张店区的一家烧烤店、一家炸肉店因无环评备案,未能提供油烟、噪声检测合格证明或离居民区太近,不符合选址要求等,被停业整顿。

  停工就没了收入。华鹏纸业员工韩威在赋闲期间开了两天滴滴,“还悄悄的,怕人笑话”。

  纸业产业链价格“畸形”,废纸价是废钢价两倍

  “这次上涨是多种因素叠加造成的。”广东省造纸行业协会秘书长陈竹分析,“不能简单归咎于环保督察。”

  即使仅聚焦环保对纸价上涨的作用,环保督察之外,还有一系列的环保政策影响到纸业的原料供给乃至产业规划。

  陈竹觉得,废纸供应紧缺才是主要因素。以广东造纸业为例,鲜为人知的是,85%的造纸原料都是废纸,废纸的产品包括纸箱、新闻纸及部分文化用纸。

  用于造纸的废纸总量中,进口废纸量占据一半以上。但是,这种“洋垃圾”最近也遭遇了环保禁令。

  2017年8月中旬,环保部发布的新版《进口废物管理目录》中,多种废纸、纸板被列入禁入名单。

  由此,进口的大门只对经过分拣的废纸打开,但在国外分拣的废纸,不仅价格高昂,且数量也相当有限。

  此前,造纸企业进口废纸,需要取得环保部签发的“进口固体废物许可证”,业内称为“批文”。批文会给予企业一定的废纸进口额度,额度用完再去办新的批文。

  “事实上,今年5月以来就没有新的批文签发了。”陈竹说,这导致一些尚有额度的企业选择观望下一步政策,不敢贸然继续进口。进口废纸供应因而告急。

  进口受限,造纸厂只好转身争夺本就有限的国内废纸市场。

  根据中国废品网的数据,2017年9月12日,北京统一废铁、废钢最高价分别是0.89元、1.12元/公斤,而废报纸价格高达2.25元/公斤,是废钢铁的两倍。

  在前述9月6日的会议上,中国造纸协会秘书长钱毅也从纸浆品种与技术差异角度,指出取消美废进口导致新闻纸生产原材料缺乏的必然性,造纸协会一直在与有关部门沟通。

  除了废纸原料紧缺,另一个影响造纸业的环保政令是近年来的“一证式”改革——排污许可证的推进。排污许可证是企事业单位生产运营期排污的法律依据,与环评有着“事前审批与事中事后监督”的关系。

  造纸行业废水排放量大,南方周末从一位熟悉排污许可证的人士处了解到,造纸和火电一起,成为排污许可证两个先行的行业试点。2017年6月底,全国多地完成第一阶段造纸排污许可证核发任务,尚有多家造纸企业没有拿到许可证,不能进行生产。

  发证过程本身就是一次梳理、暴露问题和整改的过程。上述人士告诉南方周末,尚未获证的企业主要有以下三类:“一是散乱污,以前做出的廉价纸张其实是在透支环境;二是环评之类的手续有问题;三是不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

  上述人士表示,按照法律,6月底之前没有取得排污许可的造纸企业就应该关停整顿,有部分整改不了或确实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直接淘汰。

  在“国家排污许可信息公开系统”上,能查到淄博华鹏已经取得了排污许可证,发证日期就在被关停的一周前。9月9日,韩威在朋友圈中晒出公司大楼的照片——淄博华鹏于这一天通过了环保勘验,终于可以开始接单了。

  广州鑫源纸业有限公司还没有取得排污许可证。其业务总监说,环保部门已经把监控设施安装在他们的生产车间,还经常派人来检查。企业没辙,只能把有排污环节的生产工序分包给别的工厂来做。在卫生纸传统旺季开端的9月,鑫源纸业的产量掉了一半,每周只开工一两天。

  十年纸业大洗牌

  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认为,光靠环保并不能引发这次涨价,大背景还是全国经济放缓。“经济放缓期,供求关系本来就会发生变化。再加上环保执法确实砍掉不少小企业,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局面。”

  小企业被关停,空出的产能为何未由大企业填补?李志青说,也是由于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大企业对行业前景不太乐观,不敢增加产能,供需之间的矛盾便无法调和。

  这种担心或有必要。在这波上涨来临前,纸业已经因为产能过剩、无序发展,度过了十年的低谷期。

  郭勇觉得,就是因为纸箱厂产能过剩,使他们不敢得罪客户,还把客户“惯”出了坏习惯。“有的公司会说‘我要货你再给我送过来’,结果在我们这里放了三年的都有,说白了就是不要了嘛。”郭勇透露,以前为了抢生意,有的客户签订单都不用付定金。“等你做好,这些人可能觉得产品不好,把单取消了。”

  “两三个人也能开个纸箱厂。”面对散兵游勇,纸板厂的腰板也挺了。一个业内不成文的规矩是,纸板厂给纸箱厂送的纸板,如果做成纸箱后发现有品质问题,是不接受退货的。

  除了中央政策,地方也正以环保这张牌来削减造纸产能。

  2017年7月发布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要求,严格控制高耗水行业发展,限制杭州、成都、南昌等地造纸行业规模。在万里长江沿线,沿岸1公里范围内的重化工及造纸企业实行搬迁入园,禁止审批长江1公里范围内的重化工及造纸项目。

  造纸产业发达的东莞,在其水乡经济区的发展总体规划中,明确禁止发展造纸业。历史悠久的造纸重镇杭州富阳,2017年已启动江南区块新城建设,并确保五年内实现江南区块造纸、化工等相关企业全部腾退。

  面对产能过剩和纸价上涨的“组合拳”,中小型纸企经营惨淡。

  9月3日,在位于广州市近郊的金天成印刷包装广场,这家有20年历史的印刷包装行业交易平台,集中了华南许多特种纸厂家,如今却门可罗雀,一连串的店铺空空如也,玻璃墙上贴着“旺铺招租”。

  无锡浠宫特种纸业进驻两个月,还没有做成一单生意。该公司一名销售称,在这里开卖纸档口的,有自己工厂的并不多,大部分是二级经销商。

  汕头经纬纸业的销售员在这里待了两年,看到同行们如走马灯般入驻、退出,“隔壁那家厂刚刚倒闭,把客户信息卖了50万,做别的生意去了”。他的哥哥本来也在汕头开了家卖纸档口,前不久辞了职,开起了滴滴。

  纸价上涨以来,整个公司订单量下降三成,他自己的销售提成也少了两成。

  行情不好,成本还在接着涨。除了环保因素外,运输、能源、人力价格都在上升,也起到推动纸价上涨的作用。“比如造纸锅炉所需要的煤炭,去年涨势也很迅猛。”郭勇反映,在深圳,房租、场租也带来压力,平均每两年就得涨一次。

  早在十年前,2007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造纸产业发展政策》,已经为造纸业该往何处去描绘好了蓝图:逐步形成布局合理、原料适合国情、产品满足国内需求、产业集中度高的新格局。其中“产业集中度高”的表述,意味着“小、散、乱”的传统纸企将一步步走向舞台边缘。

  一位业内人士则提醒道,小造纸厂有回光返照的可能:在涨价的诱惑下,“会有更多小厂复工,也会有新建的”。

  注:文中闻武、郭勇、韩威为化名。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门推荐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