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4家纸企占90%市场份额,却没有享受到高集中度的好处

发布日期:2018-04-04  来源:中国建材报
分享到:
核心提示:石膏板护面纸是国内近年开发的新型绿色环保造纸产品,广泛应用于建筑装饰用纸面石膏板的生产制造。受整体经济发展影响,近年来护面纸行业始终维持供不应求的局面。

  石膏板护面纸是国内近年开发的新型绿色环保造纸产品,广泛应用于建筑装饰用纸面石膏板的生产制造。受整体经济发展影响,近年来护面纸行业始终维持供不应求的局面。其中,低定量高强度石膏板纸更受市场青睐。因为使用这种护面纸,能够节约原材料消耗、降低生产成本,同时能满足生产使用的强度要求,增加产量、提高产品质量档次,减少次品、废品的产出。

  专家称,国内护面纸行业整体产能不到95万吨,约90%市场份额由强伟纸业、华润纸业、博汇纸业和泰和纸业四家行业龙头企业占领。

  对于纸面石膏板而言,护面纸到底有多重要?有研究表明,纸面石膏板80%的强度来源于护面纸,缺少了护面纸,石膏板就像是一块脆弱的饼干。

  如果护面纸这个行业乱了,将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有业内人士这样回答:“行业太小,没谁认真研究过。”

  诚然,与建材行业的其他领域比起来,纸面石膏板确实是个小行业,护面纸行业则更小。小就缺少关注,就意味着脆弱。但小行业的问题就像是多米诺骨牌的起点,谁也不知道最终会推倒什么?

  如今问题来了,护面纸行业乱了,而且乱得“色彩缤纷”。

  “看似有了解决方案”

  看着花花绿绿的“布头纸”摞得快和仓库的棚顶一样高,唐亮忧心如焚。此前,这位山东博汇纸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技术总工可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

  “布头纸”是近三四年才逐渐在各个石膏板护面纸生产企业出现的,是纸厂对生产染色护面纸时产生的有色差的废品的统称。

  染色护面纸是相对纸面石膏板主流颜色而言。往常,石膏板护面纸是以40号白色为主流产品,这也是石膏板企业口中的“本色纸”。但自从“染色护面纸”需求的口子一开,“布头纸”也随之一泻千里。

  让山东纸业头疼的事,山西也正在上演

  淄博向西,530多公里,山西省寿阳县。全国最大的石膏板护面纸生产企业——山西强伟纸业有限公司坐落于此。强伟的情况相对好一些,虽然库存中本色纸还是“主流货”,但积压的“布头纸”如何处理也是令人头疼的难题。

  “只能当废品处理了,其实品质是一样的,只是色号有偏差,但是价格可是天差地别。”当着记者的面,强伟纸业生产负责人撕下一块“布头纸”和手里染色纸比较着说道。以往纸价便宜的时候还好说,可2017年原材料价格奇高,纸价也“驴打滚”式的翻了几倍,每吨护面纸已经逼近万元大关。染得多,赔得就多,只要有订单,这样卖不上价格的“布头纸”就会以“每生产一种颜色纸产生20吨布头纸”的速度增长。

  从一张更大的版图上看,博汇和强伟虽只是全国五大纸面石膏板护面纸生产企业中的两个,但如今这五大互为竞争对手的纸厂意见竟难得的统一了:“染色护面纸”到了清退的时候了。

  “有订单就生产,石膏板的事搞不懂”

  每天,唐亮都要到机器轰鸣的生产车间里转上一圈,如果接到了染色纸的订单,恐怕一天都要守在这里了。在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唐亮总会想起以前。

  以前护面纸除了本色纸,只有红绿两种颜色,主要用于区别耐火石膏板和耐水石膏板,其他的板子一律都用40号白色护面纸。这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花花绿绿的颜色一股脑地冒了出来,让纸厂应接不暇。

  对于染色纸的泛滥,唐亮猜测,前几年,石膏板产品不好卖,这个行业的集中度很高,多数市场份额都集中在大企业手中,小石膏板厂技术水平和资金实力都摆不上台面,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只能剑走偏锋,染色石膏板便出现了。但是用了染色纸的板子真的好卖吗?

  山东泰和纸厂厂长杨峰也有同样的疑问。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不管什么颜色的板子,上了墙后都要刷腻子,不管多好看的颜色都要被抹在墙里,那么颜色还有什么意义啊?对于杨峰来说,染色完全多此一举:“他们的套路搞不懂。”

  石膏板的事杨峰不懂,但是造纸染纸的工序他可是“门清儿”。在泰和纸厂机器轰鸣的生产车间里,碎浆机是废纸的起点,而到达终点的成品纸会被包装成重量1吨左右的纸卷。要完成这个过程,需经过“碎浆、除渣、粗筛、精筛、热分散、浓缩”等制浆阶段,并在生产线里完成近百米的奔跑,而染色则是在起点就开始介入。

  “现在生产护面纸的原材料基本都是废纸,可以说护面纸的生产流程就是利废的过程。”说到造纸的过程,一口山东腔的杨峰在专业术语上咬字特别清晰:“我们现在已经不生产染色护面纸了,要不然你们还能看到染色剂是怎么添加的。”

  “加了工序,利润却没有增加”

  没有在泰和看到的染色场景,记者在博汇体验到了。生产线端口,摆放了几个空的染色剂塑料桶,上面还标着“红、黄”等字样,桶口敞开着,每个桶上插着一根黑色胶皮管子,管子另一头连接在生产线上。虽然是空桶,但靠近了仍然有一股刺鼻的气味,其中还混合着车间里纸浆腐烂的味道,受不了这股味道的记者赶紧掏出口罩捂在口鼻上。

  沿着被染色剂洇透的水泥地,记者随唐亮来到了压力泵控制台。说是控制台,实际上只是一米见方的地方和一个金属把手,两个人站在这都要侧着身子。“压力泵的开关就在这儿”,唐亮指着一个金属把手告诉记者,这个开关不常开,接到染色订单确定色号后,就把这个开关打开,染色剂就被压力泵压上来喷到纸上。说是染色纸,其实纸上面浆上一层颜色,另一面都是牛皮纸色,即使是具备耐水,耐火性能的功能石膏板也是如此。

  “染色纸的利润很高吧?”面对记者提问,唐亮无奈的笑笑。别看染色纸的颜色特别多,但每次的订单量都很少。生产线就这么一两条,要生产多种染色纸就要不断改颜色,整条生产线循环一次要一个小时,这期间产出的纸都是有色差的,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布头纸”。原本以为生产染色纸会有一定利润提升,虽说七七八八加起来成本升高了,但本着“贵买贵卖”的生意经,生产企业只要有订单就一定不会赔,可仅“布头纸”这一项就将多出的利润抹去了,全年综合下来,生产染色纸和本色纸的利润基本持平。

  “感觉被绑架了”

  这种“既费劲又无利”的买卖已经持续三四年了,直到今天,杨斌也很纳闷,“这个局是怎么形成的?”

  作为博汇纸业销售负责人,杨斌总能清楚地掌握着护面纸市场的动向。石膏板行业中,泰山、北新、圣戈班、可耐福,这是几家大的,其余的都是一些地方小厂,而博汇的客户也基本集中在大企业,杨斌称这为市场格局。其他的几家大纸厂也有自身的市场格局,而如今的格局却成为了迷局。

  对于染过多少种颜色的护面纸,杨斌没办法计算了,他拿出了近期染过的纸样递给记者,并且抱歉的说道:“这是近期染过的纸样,真没想到我们这个行业的问题还能有人关注,早知道就都留着了。”

  石膏板厂下单,纸厂生产,这是多年市场形成的“固定动作”,现在却被“染色”的行为搅乱了,在杨斌看来,规矩还是规矩,但是味道变了,产品多样化了,但却没有利润,如果不生产染色纸,就又缺失了一部分订单。虽然在营收上没有多大影响,毕竟染色纸目前只是订单总数的一小部分,但“染色”代表的市场格局却不容小觑。

  同一省区内,枣庄华润纸业也有这样的格局观,据华润客服经理介绍,华润的客户主要集中在圣戈班、可耐福这些外资企业和部分民营企业,另外10%——15%的产品用于出口。虽然格局不同,但对“染色纸”的看法却是一样的。“如果我们不生产染色纸,别的纸厂也会生产,这无关于利益,而是市场格局、市场份额,时间长了我们的市场份额就会缩水。”

  面对市场格局的问题,纸厂很无奈,总觉得“被绑架了”。末了,他们还不忘补充一句:“石膏板企业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

  “废水处理每吨多五毛,纸厂每天就多支出一万”

  无奈的不止博汇和华润,还有强伟纸业销售负责人陈军。

  山西强伟纸业是全国石膏板护面纸生产企业的龙头老大,在厂区最长、最宽敞的一条主干路上,靠右侧排满了用过空颜料箱,而路的另一侧是原料堆场,半个场地被一捆捆被打包成方方正正废纸块填满了。“这是最后一批了,这批用完后,再进货就要慎重了。”

  2017年国务院发布《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对未分拣的废纸实施全面禁入,国内废纸价格开始恐慌性上涨,从每吨一千多涨到每吨三千多,用陈军的话说:“原材料价格高的邪乎。”

  原材料价格只是造纸成本的一部分,污水处理更是重要的一环。在原料堆场尽头左转就是强伟的污水处理厂,一座圆柱型高塔矗立在路左侧,旁边一栋三层楼高的铁皮房子里传来流水和机器转动的声音,唯一的大铁门上加着铁锁,旁边挂着“闲人免进”的牌子。路的另一侧焊花飞溅,五六个工人正在施工。污水处理厂负责人指着高塔告诉记者,这是生物降解塔,从欧洲引进的技术,造价2000万。随后指了指正在施工的项目说:“那是另一个生物降解塔,现在水处理体量不够了,刚刚投资的。”

  废水总排口设立在厂区西侧,一墙之隔外就是白马河,经过处理符合标准的废水会排到河里,但合不合格,在线检测系统说了算。总排口边上有一间灰白色铁皮房,和厂区内所有房子不同的是,这间房子的铁门上装的是指纹锁。

  “里边就是在线监测系统,24小时联网运行检测总排口的水体质量,由省环保厅控制,别人根本进不去。”如此严格的排放控制其实只是强伟污水处理的一部分,废水要流到这里,需要经过初次沉淀、二次沉淀、生物降解、生化处理等七八道工序,这其中有85%的水经过处理后要循环利用,水的质量对纸张质量有很大影响,生产染色纸时,每一种颜色产生的废水不能循环,必须排净,否则会造成色号偏差,这样的纸就没人要了。

  “目前所用的染料基本都是含有芳香烃的化合物,对水体的处理有很大的影响,现在染色纸让水处理的成本每吨增加了五毛钱,按照现在日处理两万吨的流量计算,每天多支出一万块。”污水处理厂负责人说道。

  “如果水体质量不合格呢?”记者问到。“那就麻烦了,”污水处理厂负责人苦笑着说到:“总排口自动上锁,所有工序从头到尾捋一遍,哪里出问题整改哪里,直到指标合格才能继续排放,不过不仅是污水处理这边,纸厂那边也受影响。”

  “眼前好像有团彩色的雾,前方看不清楚”

  在山东华润纸业销售经理看来,做“染色纸”看似有利润,可实际到手的却少得可怜,能不能挣钱在于染色纸的需求量。华润纸业的染色纸与本色纸之间有300元——2000元的差价,这些差价源自于生产用水和改颜色时产生的“布头纸”。“改过去是一笔,改回来是另外一笔”,两种颜色转换间产生的成本还要乘以2,所以“每种染色纸生产得越少,成本越高”,而目前因为颜色多,导致每种染色纸的订单均不给力,“简直少得可怜”,这位销售经理形容道。

  利润少是一方面,生产染色纸难道没有环保的风险吗?如果在生产本色纸的基础上,添加了染色项目,又是否有环评的管控?在记者的疑问中,有人回答“不需要”,有人回答“不清楚”,还有人保持沉默,让“染色”这条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那么如何解决染色的问题呢?”纸厂们沉默了。

  “对染色纸的问题你们纸厂之间有过沟通吗?”纸厂们都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如果有坐在一起谈的机会,你们会抓住这个机会吗?”纸厂们又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即便如此,从他们的眼神中也不难看出疑虑,有人问:“行业自律真的能起到效果吗?”或许是眼前彩色的雾笼罩的时间久了,总是朦朦胧胧的看不到尽头,让这些纸厂不敢向前多走一步。

  虽然几大纸厂口头上已经统一:染色纸应该退出市场,有的纸厂也确实这么做了,他们认为“没必要这么耗下去”,但其他几家纸厂似乎还有疑虑:“如果还有企业要染色纸,我们是不是还要生产?如果不生产,市场会不会落到别人手里?”

  在调研结束时,记者拨通了五大纸厂其中之一——河北涿州一家纸厂的电话,得到的信息是“在外考察,一周后回来”。一周后,记者再次拨通电话,电话那头说:“不方便接受采访,”并且强调:“染色纸的事,不好说,说不清。”(根据受访人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门推荐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