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纸箱原纸及废纸价格第四季度必涨?

发布日期:2018-08-06  来源:华泰证券研究所
分享到:
核心提示:2018年7月27日,华泰证券港股原材料及环保团队研究主管王帅,协同邀请到陈春杰 ( RISI高级包装纸分析师)和徐婉成 ( RISI中国废纸分析师)两位分别在原纸和废纸方面的专家,来回顾今年上半年比较激荡的原纸和废纸市场的一些情况,并且对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的市场行情做了一个展望。

  2018年7月27日,华泰证券港股原材料及环保团队研究主管王帅,协同邀请到陈春杰 ( RISI高级包装纸分析师)和徐婉成 ( RISI中国废纸分析师)两位分别在原纸和废纸方面的专家,来回顾今年上半年比较激荡的原纸和废纸市场的一些情况,并且对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的市场行情做了一个展望。此外,就市场上大家普遍关注的众多问题,两位专家也做了一一解答。

  陈春杰:大家好!我是包装纸分析师陈春杰。我先来说一下成品纸市场。

  2018年箱板瓦楞纸市场价格首先在2月底3月份出现了一轮上涨,价格上涨的幅度在300-500元/吨。3月底至4月初部分纸厂出货价格稍有回调,但进入5月份箱板瓦楞纸价格再次呈现大幅上涨的态势。6月份起价格继续回调。我们着重说一下7月份以来的行情。

  7月份箱板瓦楞纸市场的热点就是停机和降价。玖龙、理文、山鹰、荣成、太阳、联盛等多家纸厂宣布了停机检修,按照产能计算,以上六家纸厂停机将造成产量减少累计达25万吨左右。如果加上白板纸,大概在35万吨左右。除此之外,多数地区中小纸厂同样安排停机检修。

  与此同时,各地区箱板纸出货价格下行,下行幅度100-200元/吨为主,当然也有维持稳定的情况,例如天津玖龙再生箱板纸价格并未见调整。

  纸厂停机主要是因为下游需求的低迷,国内需求弱增长,行业部分替换包装,以及出口贸易订单的不确定性都导致了目前箱板瓦楞纸需求的低迷,纸厂开工积极性不高。

  价格的下行一方面是因为需求低迷,纸厂出货缓慢,库存高位;另一方面,原料成本下降在7月份出现下降,国废黄板纸价格大幅下跌,成本面无力支撑箱板瓦楞纸价格的稳定。

  后期预测:我们认为会有增长,一方面,毕竟中秋、国庆、双十一、春节等下半年需求的提振点还是存在的。但是预计要在9、10月份了,8月份希望不大。另一方面,废纸高成本的支撑。

  但是,考虑到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以及新产能的大量投放,市场价格提涨的高点预计难以超过去年的高点。

  跟大家分享一个消息,这两天我们感觉到有些个小纸厂在蠢蠢欲动,在试探性的想提涨一下箱板纸、瓦楞纸的出货价格。目前听到的河北个别的小厂在试探性的调涨50元/吨的价格,安徽那边有一家小厂也是试探性的提100-200元/吨。大纸厂这边还没有任何的提价动作。小纸厂之所以这时候提价,主要是因为这两天的国废价格有一定的回调,所以成本上考虑,有一点吃不消了,瓦楞纸、箱板纸市场就是这样的。

  徐婉成:大家好!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年废纸市场的基本情况。

  2018年因为进口废纸的缺口,国废成本一直持续高位。1-4月份左右,国废黄板纸A级成本基本是在2500元/吨左右,等到5月初开始,因为中国海关对进口废纸进一步的限制政策,一个是美废100%开箱100%掏箱的严格检验,另外就是发运前检验人工监装的要求,国废黄板纸价格再次冲高,到3000元/吨以上,这个是超过2017年的历史高位。

  之后就是上下的小幅波动,一直盘整到7月中旬,也就是上周。国废黄板纸价格普降,南方市场的跌幅比较大一点,是400-500元/吨,北方跌幅小一点,大概是100-200元/吨。下跌的原因两方面说,一个是因为纸厂的停机检修,因为大规模的停机导致废纸的需求减少。第二个就是听说在7月份以后,外废的通关速度比5、6月份好了很多,就是说有一批进口废纸到厂的,所以纸厂在需求本身相对淡季的时候,适时的压低了一下国废成本。

  每次国废出现普遍性下调的时候,打包厂就会存在恐慌情绪,集中出货,这个数量基本上在一周左右就消耗掉了,国废价格又开始上涨回调,幅度大约是100-200元/吨。

  进口废纸市场方面,价格相对稳定,数量是最大的问题。根据海关数据,1-6月份,今年上半年废纸的进口总量是710万吨,这个数字对比去年同期是下跌了50%以上,减少777万吨。预计以目前的外废发运效率和通关速度,2018年最终实际进口量不会太理想,有可能会明显少于进口许可证的批文数量。

  其实今年到目前为止,废纸缺口基本上是结构性的,主要是因为缺少高强度的外废,原料纤维强度不够,导致了高规格的箱板纸生产受限。但是还没有听说哪家纸厂因为买不到国废而停产,停机的一般原因还是需求不好,国废成本又太高,纸厂囤积高成本的、品质又一般的成品纸没有意义,所以说就相对减少了开工。

  后期预测:预计下半年废纸缺口会逐渐放大。一是进口废纸数量,我们都看见了发货和通关的限制,到港量的缺口会越来越大的。第二个就是国废的真正回收潜力。国废一般来说,从生产、消费到再回收,整个周期大概是半年左右,上半年我们生产的是一些进口纤维含量比较低的成品纸,下半年这些品质一般的成品纸进入回收系统的时候,纤维数量和强度的衰减会更厉害。第四季度相对旺季到来的时候,废纸的缺口会明显的显现出来,很有可能有的纸厂因为竞争不到废纸会开不了工,这时候国废的价格会大概率的继续冲高的。

  Q:从6月份和7月份目前的情况来看,对于有进口废纸额度的大型企业和没有进口废纸额度的中小型企业,他们的箱板纸和瓦楞纸目前大概每吨的利润水平是在什么位置?

  陈春杰:首先先说小厂,小厂百分之百的使用国废,并没有一些进口的额度。我们交谈下来,目前小厂已经到了盈亏的平衡点了,基本已经不盈利,或者是小幅的亏损的状况,这也是为什么整个6、7月份小厂开工的积极性不高的原因。

  大厂方面,我们并没有实际估算利润到底是多少,可以跟大家分享的一个数据是,假如说百分之百的国废的成本和我们加入40%的进口废纸的成本计算,二者的价差大概是在600元/吨人民币左右。假如说大厂有40%的进口的废纸,成本上面应该是比小厂低600多元/吨。所以说利润大家也可以自己衡量一下,小厂的情况我也介绍了。

  Q:今年上半年新增产能还并不是特别的大,如果按照正常的投产节奏来看,今年下半年包括明年上半年,投产的力度会比今年上半年大很多,我感觉大中型企业新的项目都会逐步的释放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产能还没有释放的情况下,市场总体来说就有了一定的压力,如果是产能完全释放之后,大家担心没有外废,没有原料,新增产能释放后市场仍存在相对比较好的利润水平,这种假设还能不能存在?

  陈春杰:新项目,这个对于今年下半年的市场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上半年截止到现在,整个箱板纸、瓦楞纸我们所统计到的新增的项目大概是在140万吨左右,下半年应该还要更多,这里面咱们知道的就有玖龙140万吨(泉州、重庆、河北各有一台纸机),还有太阳余下的30万吨也要投产的,还有一家是贵州鹏昇那边有60万吨计划在10月份可以投,世纪阳光还有80万吨。

  我们预计整个全年算下来会有500万吨左右的新增产能,除去上半年已经投的140万吨,接下来还要有300多万吨的新产能会释放。

  新产能释放面临着一个问题,原材料能不能支撑这么多的新产能,因为现在本身原料这边进口废纸受限,市场供应都是比较紧张的,下半年这些新产能一旦投产之后,我们预计的结果,一种一些小厂新产能可能会滞后,另一种,有一些设备已经安装的差不多了,具备开机条件的纸厂则要跟现在目前市场上这些纸厂来竞争原材料。产能的增加我们认为并不一定会最终带来产量的增加。所以说刚才提到的下半年的预期,主要是考虑到原材料这边的成本比较高,按照季节性因素来说,后面会有需求的小量的提振。所以说价格会有一轮涨价。

  新产能一旦投放,市场的竞争必然会加剧,增长的幅度可能没有像前期预期的那么大,甚至不会达到一个新的高点。

  Q:今年上半年进口废纸的数量同比减少不少,但是其实也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废纸的短缺。我想问一下中国废纸回收的空间和潜力还有多大?整个今年来看,从总量来看,今年进口废纸的总量会是在什么样的水平?和去年相比是一个什么样的跌幅?谢谢。

  徐婉成:关于进口废纸的缺口的问题,今年到目前为止,虽然说上半年少了777万吨的进口废纸,但是看起来纸厂的生产好像没有出现什么问题。那国废回收的空间和潜力到底是多大?我们知道其实中国有很多的瓦楞纸箱,是在国内消费,但是没有在国内被回收。随着商品出口到美国或者是欧洲,是以欧废或者是美废的形式回来的。我们估算出其实实际的回收率已经是到很高的水平了,特别是在东部沿海和发达地区。可以发掘的空间在中西部地区,很可能随着国废回收体系的完善还会有增加。

  还有一个问题是国废的纤维衰减的问题,纤维随着一次一次的使用,强度和数量都会有损失的,一定要有新的纤维的补充。过去补充主要是来自于进口废纸,现在进口废纸大量的衰减。我们生产的成品纸这两年纤维含量相对更差的,再被回收的时候,纤维损失也是更多的。我估计下半年很有可能在某一个时间点,真实的让我们感觉到没有废纸用了,就是有的纸厂真的是收不到废纸了。

  进口废纸这边,到现在为止是国家一共批了16批的废纸进口许可证,目前的这种批复的节奏和数量,预计最后批文量会到2000万吨左右。我们知道因为外废发运和通关效率问题,实际的进口数量可能会小于这个数字。现在的情况来看,我测算一下最终实际的进口量可能只能在1500-1600万吨,这个可能已经是比较好的水平了。对比去年的进口量,大概也会有一个至少1000万吨左右数量的缺失。

  Q:我们上半年看到有一些中部的新增产能,出现一些停机的情况,现在回过头来看,新产能投放和停机,是因为原料的问题还是生产技术方面的问题呢?

  陈春杰:华中地区个别纸厂是前两年的新产能,也出现了大面积的停机。当时的情况是因为最开始那台纸机上线的时候,设定的产品应该是档次比较高的产品,但是因为没有拿到废纸进口的额度,所以说单纯依靠国废是很难生产出来高品质的箱板纸。所以当时会有很长时间段的停机,那是因为废纸的原因。

  Q:已经投放的新产能据你们了解到,原料结构大概是什么样的情况?是有外废呢?还是基本上不用国废的状况?

  陈春杰:现在小厂这边废纸原料如果是新增的一些产能,我们看到的很多的还是依靠国废为主的,我这边并没有听到哪家今年要增或者是新的产能能够拿到额度的,因为好多还是以前的,这个问题一会儿徐婉成也帮我补充一下,看看新增的这些家有没有额外的拿到新产能的废纸的额度。

  徐婉成:我先插一句,今年的所有的新的产能都没有拿到许可证。在过去一般来说,纸厂的新产能大概半年左右通过验收就可以申请许可证,但是今年还没有一家新产能拿到。

  陈春杰:所以说新产能还是要完全依靠国废的?

  徐婉成:对。

  Q:目前小型企业来看,过去两年小型企业盈利情况比较好,目前盈亏平衡的情况下,他们的心态和未来的一些竞争思路会是怎么样的呢?如果是到了盈亏平衡就停机了,还是说之前盈利丰厚,有家底,自己会再坚持一下,再扛一下,这些问题想再跟您请教一下。

  陈春杰:关于小厂的盈利情况。小厂前两年的盈利模式也都很好,但是那时候的市场状况是因为当时整个市场走势都很热,而且那时候对于废纸来说,并没有出现像今年这么严格的进口废纸的管控。所以说整个行业不管是大厂、小厂,利润水平都是不错的,当时去年应该是有166家的纸厂拿到了进口废纸的额度。今年截止到目前只有60多家,这说明已经有100家左右今年是没有拿到的,这一部分纸厂今年的利润只能是依靠跟国内完全是用国废的纸厂来比。

  哪怕是到后期价格真的有上涨的时候,我们也不认为小厂的利润会多么的可观。现在一方面是国内的产能的互相之间有一个竞争,因为大家都知道需求不是很好。另外一方面进口纸也在源源不断的往中国国内进口。

  这种情况下,这个竞争就不是国内箱板纸、瓦楞纸厂之间单纯的竞争,还跟进口纸有一个竞争。进口的瓦楞纸到厂价大概是在4300-4500元/吨左右。国内的厂家如果按照现在国废的价格,卖到这样的价格也是不赚钱的。所以说进口纸是有空间进来的。

  之前有统计,1-3月份海关的数据上我们可以看到,箱板纸、瓦楞纸跟去年1-3月份相比,减少了5万吨左右。4月份之后,海关没有发布更新的数据,但是我们根据海关总署有一个粗略的关于像牛皮纸和瓦楞纸进口量的数据,我们可以用一下他们的同比的情况。牛皮纸1-6月份进口量累计同比是增了22.7%,瓦楞纸是增了84%左右。如果用这个增幅来用于计算,箱板瓦楞纸进口量比去年同期是增了20多万吨的。所以说国外的这些市场也是看中了中国的市场,也希望尽量多的过来。中国国内的下游的纸箱厂也考虑成本的因素,也是在积极的寻找更多的渠道,稳定一下货源。

  目前国内的箱板纸、瓦楞纸价格不是很稳,处于淡季。这个月进口纸的热情不是很高。5月份整个的国内价格暴涨的时候,国内做进口纸的贸易商的接单量是很好的,短时间接的有点爆单的情况,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也有陆陆续续退单的情况。

  Q:一个是现在的这些大厂库存是在什么样的水平?和前期的高位相比,有没有降下来?

  陈春杰:这个问题,就是纸厂库存的问题,这一段时间来说,大家感受到库存一直是在增,尤其是一些大厂增的比较明显。小厂的库存也是在增的节奏。市场整体表现不佳的时候,下游采购的热情并不是很高,特别是7月份,以玖龙为首的很多纸厂都出现降价之后,大家对于补货的意愿更差了。这周开始,不管是大厂还是小厂,大家多在等着玖龙的调价,但是这一周,玖龙的价格是持稳的。

  我们看到有一些区域,有一些下游的纸箱厂有开始备货的节奏,我们问到纸厂表示这两天,周二开始,出货比前期要稍微好一些。这一轮出货的好转,是因为前期纸箱厂为了降库存没有过多的采购导致的,所以现在在价格上面他们觉得应该算是一个相对低点的情况下,部分的纸箱厂进行备货,并不能代表终端的需求出现多大的明显的好转。

  Q:有个小问题,是6、7月份大厂停产的情况反而比小厂更普遍,是不是大厂那边的库存比小厂大呢?

  陈春杰:你提到了为什么这段时间停机是大厂停机比小厂更多?其实小厂从5、6月份开始,因为整个国废的价格这么高,6月份开始箱板纸、瓦楞纸价格下行开始,小厂在整体利润不好的情况下,已经在控制自己的生产节奏了,并不是像大厂那样集中发布。从6月份开始,已经陆陆续续的做这个工作了。成品纸的库存也不敢保持在很高的位置,这样就像刚才也提到了,因为这么高的成本生产出来成品纸,其实对于自身来说是比较被动的。但是在上一周的时候,我们全国的纸厂不管是大纸厂还是小纸厂库存压力都存在,这一周出货量相对好一点,但是库存还是处于不低的局面。所以现在来说,整个市场的库存应该是集中在纸厂这一面的,像下游的纸箱厂大家备货的意愿不强。

  Q:关于东莞的煤改气,一些大厂可能是持有不同的看法,我不知道现在这个事情的进展怎么样?最终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样的呢?煤改气会不会对之后的生产有影响呢?主要是这三个问题。

  陈春杰:这个一个问题是关于东莞的煤改气的问题。最开始纸厂跟我们说,这个政策政府发出来,纸厂没有接到通知,最近问了几家,都是接到了政府的通知。当时的通知是2018年12月31号之前要完成煤改气的事情,但是现在纸厂说并没有给明确的时间,一定要在这个时间段完成,而且根据实际的情况,很多纸厂跟我们说,要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这个工作,还是比较难的,除非说纸厂长时间的集中性的停机才可以。如果不这样,达不到这种效果。

  Q:您好。刚才有一个数据我没有听清楚,今年政府批的外废额度是全年是2000万吨是吗?

  徐婉成:这个是我的估计。

  Q:这个是比去年要少了1000万吨是吗?

  徐婉成:是这样的,我重新说一下额度的问题。今年从年初到现在,是发了16批的批文,总量是1300多万吨,截止到目前为止。普遍而言每家纸厂单次申请的量是相当于2017年这家纸厂的总额度的20%左右,一共获批的企业是67家,按照这个数量和结构去估算,今年最终的批文的总量会在2000万吨。去年批文的总量是2811。我刚刚说缺失的1000万吨,我是说以目前的进口废纸的到港的发货和通关的效率,今年实际的进口量最终很有可能是1500-1600万吨,这个数字其实还是明显小于批文数量的,估算会是这样的。1500-1600,对比2017年的实际进口量也是有1000万吨的缺失。

  Q:刚才您说下半年新增产能,据你们统计新增产能都没有外废的进口许可证,如果是这样,那些纸厂怎么考虑呢?没有许可证,完全靠国废建新产能,感觉不太有逻辑。

  徐婉成:过去一般新项目投产就是半年左右验收,正式投产之后就可以拿到许可证额度,2018年投产的这些新项目是都没有拿到许可证的。后期投产的产能不好说是不是一定拿到,但是进口废纸的缺口是非常明显的,一个是在国废上竞争,大厂的生产能力在竞争国废方面是相对有优势。还有一个是大家都在讨论的再生浆,目前为止正式披露的,太阳纸业是在老挝做的一个40万吨的再生浆的产能。其它据我们了解的情况,中国浆纸相关企业不仅仅是纸厂,很多都在研究可以不可以在东南亚、印度甚至是在欧美跟当地的纸厂合作,生产一些再生浆,这可能是未来补充缺口的一个渠道。

  Q:今年以来新增的140万吨是不是也没有进口许可证呢?下半年真正要投产的也都没有是吗?

  徐婉成:对。都没有。

  Q:两位专家,我想请问一下之前一直是理解为废纸价格上涨是支撑原纸价格,但是现在按照产能的投放,今年是500万吨。这种产能大规模投放是什么时候你们觉得会出现价格倒挂呢?除了小厂之外,大厂会不会减少新产能?过程您提到了四季度来了之后,废纸价格可能会冲高,但是原纸价格可能不会高于去年的高点,利润会在什么样的水平呢?

  陈春杰:你刚刚说的废纸和原纸价格倒挂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在中国的废纸市场定价还是由纸厂来定价的,只是说进口废纸的缺口导致纸厂和纸厂之间对于国废竞争更激烈了,大家都去拿更高的价格去抢国废的数量。但是前提是他们一定会保证一定的利润空间。今年成品纸的价格可能是达不到去年的高点,去年有一段时间的利润是超过了1000元/吨,这个不能说不合理,但是是特别高的高度。今年中间的差距是一定会缩小的。但是大厂会有一个好处,在进口废纸和国废之间的价差里面拿到利润,在6、7月份,以现在的进口废纸和国废价格来统计,大概是600元/吨。其实这个对于大厂来说也还是比较可观的,小厂就很难说了。

  Q:刚才您提到的是大厂是按照40%的国废和60%的外废,这样算是600块吗?

  陈春杰:是按照40%的进口。

  Q:谢谢。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门推荐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