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纸企老板们的心声:开厂太难,利润太薄,我们也是硬撑

发布日期:2018-09-07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核心提示:近年来,制造业资金链断裂事件频发,其中不乏规模企业:2018年5月,动力电池明星企业深圳沃特玛资金链断裂,公司停产。2018年2月,手机供应链巨头欧菲科技被金立欠款超6.2亿元。

  近年来,制造业资金链断裂事件频发,其中不乏规模企业:2018年5月,动力电池明星企业深圳沃特玛资金链断裂,公司停产。2018年2月,手机供应链巨头欧菲科技被金立欠款超6.2亿元。

  制造业为什么会出现大面积的资金链问题?原因不一而足。近日有媒体通过一位模具行业从业者的口述,从侧面了解了资金链紧张的原因。

  讲述者谭永,在模具行业深耕10几年,从小工做起,现在是一家大型模具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同时经营着自己的一家模具企业。

  我在一家深圳的大型模具注塑企业做职业经理人,自己也有一个小厂,也有投资别人的厂。我们为无人机、手机镜头提供精密配件,精度要求高,需要达到0.001mm,属于高精密制造了。

  但在这几年,好多同行关闭工厂,遣散工人。2017、2018年,这种现象形成浪潮了。

  产能过剩

  我经常反思这里的原因,我认为第一个原因是产能过剩。我们做制造业的,规模搞得越大,死得越快,所以我们很担心行业被资本盯上。

  我们镜头行业在2009年到2013年这四年里,非常赚钱,一个镜头成本大概是5毛钱,销售价是4块5,纯利润有70%左右,我做2000万的生意可以赚1400万。

  但从2013年开始,大量的资本涌入这个行业,可能有上百亿的资本涌入到这个行业,一夜之间产能就增加了两三倍,但订单就这么多,于是就开始打价格战,打到现在一个镜头只卖1块上下,毛利率10%左右,已经没得做了。

  毛利率10%是什么概念?比如说我们投2个亿来买设备,我一年做2亿的业务,10%的利润相当于就是2000万元,2亿的设备投资我要做10年才能把我的投资款收回来。放到以前可能只要一两年就把成本挣回来了。

  谁也不知道这个风口能持续多久。但如果你不把握机会扩产,别人上去了,你就死掉了。也有可能几千万、上亿的设备投入进去,结果生产线刚扩完,就没订单了,生产线大量闲置。然后大家白热化地去抢单,竞相降价,最后把整个行业做死。

  不投生产线就抢不到大单,我们现在供货华为、中兴、VIVO这些品牌,如果其他企业有100台注塑机,我只有50台,那华为肯定愿意把订单给100台的去做,因为规模大的交货期更有保证。

  但是规模越大的客户反而利润越低。比如做华为的单,虽然它有量,但是它的价格压得很死,最多让你赚10%到15%的毛利,一年下来听起来能做1个亿的营业额,但也只能赚1000多万利润。

  小客户的利润看似可以达到30%、40%,但大多数没有量,一样亏钱,上量的项目也会砍价,利润不高。而且小客户风险很大,它有倒闭或跑路的风险。

  税收过重

  其次,税收过重。一个正规公司,如果利润30%,其中16%要交增值税,剩下14%的利润,到年底还要交30%的企业所得税。

  我们旁边有几个厂,它们以前通过一些避税的技巧去避税,估计这些办法不合法,被税务部门查出来,如果是少交了300万元的税,现在要补齐。一些小公司如果要用现金去交300万元的税,这300万元的现金流足以把一个营业额在四五千万的厂直接压死。让一个有一亿营业额的企业拿500万元现金,都绝对拿不出来。

  我自己有一家公司,去年也做了1400多万元,看看我的利润,模具亏了70万元,注塑赚了150万元,折合之后还有80多万元的利润,但是去年应收款有300万元没收回,相当于倒贴了200多万元。这种生意还能做吗?

  去年我有70多号人,今年降到14个人,相当于有50几个家庭失去经济来源。这50几个员工一个月在我这里每人可以拿七八千,现在他们要另外找工作了。但现在这种一年1000万元、2000万元营业额的中小企业,关掉太多了,工作也不见得好找。

  人工成本高

  另外的原因就是人工成本太高。工人的工资买五险一金,交个人所得税,一个月付2万块钱的工资成本出去,员工到手的工资只有13000元左右。

  房租、水电、人工一个月起码得60万元到70万元的开支扔出去,我只要一个月没事做,我全年的利润就全部搭进去了,可能还要倒亏钱。一个7000块钱的员工,可能我还要付1万多块钱给他,所以说企业负担在40%以上。

  这样下来哪里还有能力技术升级,买设备。但要是客户提了新技术标准,有条件的只有硬着头皮买设备,我们老板以前做工程挣了钱,现在还有能力继续投资,去年年底投了两个亿,在赌哪一天情况可以赚回来。

  货款拖欠

  以上这些因素反映在现实中,就是整个行业极度脆弱。目前,杀伤力最大的就是欠款拖欠。最近,我们行业里比较大的企业佛山电子出事了,资金链断裂,欠供应商3.7亿元。虽然它的客户是中兴、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但还是撑不下去了。

  我认识的好多企业都被欠款了,都是300万元、500万元、700万元这样的规模。刚开始拖欠的时候大家没注意,拖了一个月也没在意,又拖一个月,等大家反应过来去追债,已经被欠了500万元、600万元了。行业里货款回笼一般是30天、60天、90天这几种模式,如果到了90天还不能还款,就危险了。

  我们自己也有很多欠债收不回来。镜头事业部去年做了7000多万元,现在外面应收款有3000多万,相当于6个月的货款在外面。其中有的欠款企业已经宣布倒闭,基本每年都有100多万元收不回来。

  本来行业利润就薄,稍微遇到一点意外,企业就会出问题。我们镜头事业部今年有140多家客户,现在正在削减客户,准备砍到20、30家,但凡有风险的都不做。如果做20个客户,跑路一个,其他20个就都白做了,有一点点风险的都不要去做。

  判断风险很简单,哪一个客户的月货款没有准时兑现,就马上停止供货,再通过法律手段去催债。我们就给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到帐,马上停止供货,杜绝这种越累越多的欠款。

  我们代工无人机,客户把图纸给你,你把模具做出来,然后不停变更,通过三到五次变更,无人机才能大批量生产。但国外的产品不存在这个问题,它可能花两三年时间去研发,东西做到很成熟以后,再花一两个月就能把成品做出来了,不会再变更结构。所以他们可以做到货到付款。

  货到付款在我们这个行业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这么操作,因为生产的是很新的东西,质量标准、过程控制这些都没有时间做到很成熟,发单方不会用现金去支付订单,因为它要走流程,验收货物,在发单方确认产品没问题才会付款,欠款时间相当于确认产品合格与否的时间段。

  说到底之所以欠款多,还是行业利润太薄,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出问题。

  未来规划

  周围一些朋友的企业,做不下去的很多,像我们这种硬撑的很少。我们也在想办法,我在江西又搞了一个工厂,那边是三年免税,而且工厂装修政府全额补贴。

  在那边,我交多少税,前三年都全额退还;当地电费只有深圳的一半,在深圳这边一年电费大概要120万元,那边只要60多万元就够了;房租也比这边便宜,这边每平方30、40块钱一个月,那边才五六块钱,房租一个月可以省十几万。所有这些省下来钱都是纯利润。

  如果三年后,它的税收也要那么高,这个厂就不一定有利润了,就搞不下去了。那边每个月我能做100万的生意,赚20多万。如果三年后开始收税,一个月就要除掉16万的税,只能赚几万。

  还有其他不确定性,比如三年后换了领导,要来查环保等,可能都没钱赚了。那个时候我会把所有的设备全部处理掉。我现在一年可以赚到200多万元,一年就把投资挣回来,剩下两年是净赚,到时候设备处理掉,再回收80万元、100万元。

  现在像我们这些以前一年赚两三百万的小老板,能安心开厂的不太多了。我最终的目标是要把工厂一步步挪回我老家,不管赚不赚钱,只要能维持下去,就搞个企业在老家经营着,以后目标也不是挣钱了,能够养活一帮兄弟们也就行了。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门推荐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