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昔日豪强企纷纷铩羽 为何烟包印刷突然不香了

发布日期:2020-12-22  来源:网络
分享到:
核心提示: 提起烟包印刷,相信印刷圈的人都知道劲嘉、东风印刷、伟诚、虎彩等当年在烟包领域叱咤风云,挥金如土的狠角色。
 提起烟包印刷,相信印刷圈的人都知道劲嘉、东风印刷、伟诚、虎彩等当年在烟包领域叱咤风云,挥金如土的狠角色。

然而,世易时移,随着竞争对手的不断增多和国进民退的持续推进,过去曾经风光一时的烟包企业渐渐退去了耀眼的光环,招标失败、低价出售,转眼之间,过去人人羡慕的土豪包装企业,如今已经风光不再。

12月4日,在港交所上市的贵联控股发布了一则简短的公告。大意是:其在内地的全资企业深圳科彩印务有限公司,未能成功投得其位于四川省一家主要客户2021-2022的订单投标。

根据贵联控股的企业年报,深圳科彩2019年实现产品销售收入7.37亿元,利润总额1.97亿元,在贵联控股营收中的占比超过50%,利润占比则在100%上下。这个结果对科彩和贵联意味着什么,相信大家秒懂。

而在二个月前的9月24日,贵联控股的母公司澳科控股突然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大股东安姆科纤维包装亚洲私人有限公司,已与有关方面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计划以每股2.18港元的价格转让其持有的澳科控股47.63%的股权,转让价格约9.65亿港元。作为国内烟包的龙头企业,这个售价几乎是白菜价了。

小编注意到,近几年来,随着中烟旗下的几个嫡系印刷包装企业逐渐成长,独立于中烟之外的烟包企业的好日子逐渐成为过去。我们不妨列举一下近年来发生在这些烟包企业身上的滑铁卢事件:

今年1月,长荣股份曾公告表示,因在主要客户云南中烟的招标中失利,计划对持有85%股份的子公司力群印务,一次性计提约6.60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2019年,东风股份利润出现下滑,也是因为其子公司陆良福牌、广东凯文在竞标中出局或中标价格下滑有关。无独有偶,另一家知名企业顺灏股份的子公司玉溪印刷和泰兴特纸也因为投票不利而导致总公司计提商誉减值。

与之相对应的是,近些年来烟包领域的国进民退也是紧锣密鼓,阔步前进。

今年4月,下辖武汉虹之彩包装印刷有限公司、武汉红金龙印务股份有限公司等十余家企业的黄鹤楼科技园(集团)有限公司投资16亿元的“包装印刷及辅材产业园项目”开工建设,预计项目在明年8月份建成后,可实现年产值26亿元(不含税)。

在四川遂宁,由中烟兴建的宽窄印务已经正式投产,该项目占地156亩,总建筑面积6.4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13亿元。项目建成后,预计实现年产值6.5亿元。

作为卷烟唯一的品牌标识、促销手段,烟包在烟草企业成本中所占的比重是非常大的。通常,香烟的制作工艺需要使用的辅助材料如烟标防伪包装、整箱包装、防潮包装、醋纤丝束、铝箔纸、玻璃纸、水松纸、胶水等采购成本折合每包香烟约为0.8—0.9元。据初步估算,我国卷烟印刷包装产值达高达百亿之巨。

但从中烟旗下的嫡系烟包装印刷企业的产能来看,其产能很可能已经超过百亿,并将在中烟内部形成过剩的产能。非嫡系的烟包企业想要拿到订单,无疑是难上加难。而且,即便是拿到的订单,也多是二手单,赚点加工费而矣。

因此,当我们看到烟包企业频繁出现跨界转型、低价出售和兼并转让,就不足为奇了。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门推荐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返回顶部